小區業主停車起糾紛,“老娘舅”調解化矛盾

在星橋街道星都社區黃鶴山居小區的一幢住宅樓下,連續三個晚上傳出一位老太太的哭泣聲,這個奇怪現象引起了區人大代表、小區業委會主任董蘭瑛的注意。

盡管已是深夜10點多了,放心不下的董大姐還是約上另一位熱心業主,一起敲開了老太太的家門。

原來,老人哭泣的背后確實隱藏著一件傷心事:老太太的兒子做互聯網理財發生巨額虧損,兒媳婦埋怨丈夫不靠譜,想要離婚。好端端的一個家庭眼看就要破裂,兩位老人操碎了心。

了解到事情原委后,董蘭瑛做起了“和事佬”,得知這對夫妻感情并未完全破裂,她苦口婆心地勸解、三番兩次地關心,最終勸得女主人回心轉意,一家人和好如初。

這次調解的成功,最終推動了黃鶴山居小區鄰里調解委員會的誕生。自2019年9月成立以來,該委員會堅持“矛盾糾紛不出小區”,已成功調處20多起家庭、鄰里糾紛,探索基層社會治理的新模式。

黃鶴山居是一個老小區,共有482戶居民,來自五湖四海的“新余杭人”占了多數。由于生活習慣不同和歷史遺留問題,小區各類矛盾糾紛不斷,給基層社會治理帶來一定壓力。

2019年8月,黃鶴山居小區成立鶴家歡睦鄰中心,搭建業主、業委會、物業和社區多方溝通平臺,董蘭瑛和業委會副主任王林海及熱心業主汪曉華、滕厚玲等人商議,決定成立鄰里調解委員會,傾聽業主呼聲,疏導負面情緒,調處矛盾糾紛,做廣大業主的“老娘舅”。

小區有一對夫妻因家庭瑣事經常鬧矛盾,妻子萌生了離婚的念頭。汪曉華和滕厚玲知悉后,分別找當事人傾談。原來,妻子因房產證上沒有自己的名字一直內心糾結,再加上懷疑丈夫有外遇,平時與婆婆又缺少交流,關系冷淡。

站在妻子的角度,汪曉華、滕厚玲幫她分析了各種利弊關系,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,終于解開了她的心結,一家人的關系也比之前有了好轉。

“看到鄰里關系和和美美的,自己心里特別開心。”滕厚玲說,有一天,她看到這位婆婆特意為兒媳買了豬腳回來燉,覺得自己付出的努力有了回報。

董蘭瑛告訴記者,目前小區調解委員會有6名核心成員,還邀請街道司法所、派出所負責人定期指導,每月召開工作例會,每周定時接待業主來訪,像“范大姐幫忙”“錢塘老娘舅”等知名電視欄目一樣,成為化解鄰里矛盾、解決家庭糾紛、消除基層不穩定因素的一個好載體。

矛盾糾紛減少了,鄰里關系和諧了,廣大業主的心也更齊了。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期間,小區業委會在業主群招募志愿者,短時間內就有50多位業主報名參加。

星橋街道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把社會治理的觸角下沉到最基層的小區,把服務延伸到居民家門口,既激發了居民自治活力,也提升了社會服務功能。對一些好的經驗做法,街道將進一步總結推廣,為營造安居樂業的良好環境奠定扎實基礎。